对话吴昊:“遵从内心做有趣的研究”

发布时间:2021-01-18


吴昊

吴昊,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中心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2009年获得清华大学学士学位。2013年获得法国巴黎十一大学博士学位,之后分别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、瑞士日内瓦大学从事研究工作。2014年以独立研究人的身份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SF)科研项目。2015年受邀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SF)科研经费评审委员。吴昊的研究方向是概率论、统计物理模型,特别在Schramm-Loewner Evolution(SLE)与平面统计物理模型问题上有突出贡献。20179月被聘为清华大学长聘教授。

“做数学的人多多少少都比较随性,因为我们可能只做自己感兴趣的问题,而不做有用的问题。”在采访中,吴昊数次提到“兴趣”,她与数学的缘分正是从这两个字开始。

2005年,因参加数学和物理竞赛,吴昊被保送至清华,开始了对数学之美的探索道路。

不少人觉得数学抽象难懂、枯燥无味,吴昊却在研究中不亦乐乎,搞清楚某个数学问题的答案时成就感爆棚,“虽然算出这个数等于几对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实际作用,但带来的满足能持续很久。”

科研之路漫漫,要想长期坚持,得有天分和兴趣加持,还需具备极高的抗压能力。吴昊觉得女生的抗压能力更强,是学数学的一个独特优势。她鼓励年轻学子尤其是女生不要理会“女生学不好数学”“科研是一条很苦的路”这些说法,遵从内心、勇于选择。

“简单、随性、快乐”,吴昊这样评价她如今的生活。回清华任教以来,吴昊看着丘成桐数学中心在学校的支持下蓬勃发展,科研环境也越来越好,深觉自己幸运。她十分感谢数学中心创造的稳定环境,让自己随心做有趣的研究。


【对话吴昊】

记者:您当初选择数学专业,后来也一直在这个领域做研究,是因为很喜欢数学吗?

吴昊:兴趣+擅长。我选择数学主要有两方面原因,一是我读博士期间接触的同学和老师都很有趣。做数学的人都特别单纯,想问题也很简单,就是想知道这件事是为什么。另外,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很喜欢这门学科,当我终于想明白一个问题的答案时,那种喜悦能持续很长时间,是每个月收到工资时那种开心不可比拟的。

记者:在国外发展很好,为什么又回到清华?

吴昊:回到清华确实也有一个契机。我当时刚刚博士毕业不久,正在美国MIT做博士后。收到丘先生的offer还是挺吃惊的。但自己对要不要回国发展有一些担心。第一是因为我从事的科研领域,国内就没有人做这个方向,怕自己科研成果在国内不能受到认可;第二也不太清楚清华内部科研环境到底怎么样。

不过后来我很快打消了顾虑,首先清华确实强力支持数学学科的发展,数学中心发展非常迅速。另外是我的同事们,跟我的背景都差不多,我们讨论起来问题很愉快。回来以后得到很多前辈老师的指导和帮助,跟概率论领域同行们一起开会、办讨论班,感受到国内大环境也越来越好。

记者:您从读大学一直到做科研、指导学生,哪些时刻觉得最有成就感?

吴昊: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,看到一个关于随机游走问题的答案,我第一次明白这个数是怎么算出来时非常激动。其实知道这个数等于几,可能对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实际用处,但我当时确实感觉特别快乐、有成就感。

做科研其实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,就是解决一个自己想了很久没想明白的问题,这件事情本身就挺开心的。

带学生方面,我回到清华以后带的第一个博士生,现在是博士第三年,他悟性很高、进步非常快,现在已经可以跟我进行有效沟通了,我们俩经常平等地讨论数学问题,也是挺有成就感的。

记者:您觉得学数学对自己的性格有什么影响吗?

吴昊:我属于比较随性的。可能做数学的人多多少少都这样,因为我们可能只做自己感兴趣的问题,而不做有用的问题。主要是也是因为丘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环境,让我免于压力,有机会追求自己感兴趣的课题。

记者:很多人觉得做科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儿,且收入不高,您怎么看待呢?

吴昊:对于我来说,做科研确实不觉得辛苦,因为我完全是从兴趣角度出发做研究。如果你真的喜欢,就不会觉得这东西很枯燥,其次你确实也需要自己擅长,没有必要跟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死磕。

事实上,从本科进入数学系,一直到最后找一份教职、真正开始做科研工作,这一路上分流的比例是非常高的。社会上对做基础研究的印象是非常苦,而且工资非常低。包括我招过来的博士生,他很适合做科研,不过他选择这条路之前也纠结过同样的问题:如果真的走这条路,将来会不会非常穷?

但到目前为止,这件事情并没有困扰我。这是一份拥有体面收入的工作,当然选择做基础科研这份工作,你肯定不能指望大富大贵。

记者:社会上有种声音说女孩子很难学好数学,您怎么看?

吴昊:我觉得这个学科难不难跟性别没有关系,这可能跟一个人之前接触过的东西、擅长的方面有关。每个人擅长的方面是不一样的,这个可能跟性别的关系也不大。

记者:女生学数学、做科研有什么独特优势?

吴昊:其实学数学也好、做科研也好,要有天赋、感兴趣,这两方面我觉得比性别因素更重要。不过长期坚持做研究还需要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抗挫折能力强。因为做科研本质上是解决别人不知道答案的问题,这个问题很有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出来,甚至费了很大功夫也做不出来,在这个过程中确实会受到很多挫折。这一点上,我的感受倒是女生抗挫折能力更强一些。

记者:您对年轻学子有什么建议?

吴昊:在选择专业方面,如果家里没有经济上的负担,强烈建议按照自己的兴趣选,在自己擅长的几个学科里选一个最感兴趣的。虽然有些热门专业好就业、赚钱多,但是如果你不感兴趣的话,学下来真的是很痛苦。而且如果不感兴趣的话,你大概率也是学不好的。

刚入学对未来充满迷茫的同学们,建议大家刚开始不要想太多,踏踏实实把专业课学好,打好基础后,再慢慢想自己适合哪个方向。

清华也为对数学感兴趣的中学生提供了在数学大师身边成长的机会,“丘成桐数学英才班”和“数学领军计划”让同学们能够近距离感受数学的美妙和数学人的风采。

编辑:李晨晖 李若梦 刘庆辰

内容来源 | 清华新闻网


对话吴昊:“遵从内心做有趣的研究”

发布时间:2021-01-18


吴昊

吴昊,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中心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2009年获得清华大学学士学位。2013年获得法国巴黎十一大学博士学位,之后分别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、瑞士日内瓦大学从事研究工作。2014年以独立研究人的身份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SF)科研项目。2015年受邀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SF)科研经费评审委员。吴昊的研究方向是概率论、统计物理模型,特别在Schramm-Loewner Evolution(SLE)与平面统计物理模型问题上有突出贡献。20179月被聘为清华大学长聘教授。

“做数学的人多多少少都比较随性,因为我们可能只做自己感兴趣的问题,而不做有用的问题。”在采访中,吴昊数次提到“兴趣”,她与数学的缘分正是从这两个字开始。

2005年,因参加数学和物理竞赛,吴昊被保送至清华,开始了对数学之美的探索道路。

不少人觉得数学抽象难懂、枯燥无味,吴昊却在研究中不亦乐乎,搞清楚某个数学问题的答案时成就感爆棚,“虽然算出这个数等于几对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实际作用,但带来的满足能持续很久。”

科研之路漫漫,要想长期坚持,得有天分和兴趣加持,还需具备极高的抗压能力。吴昊觉得女生的抗压能力更强,是学数学的一个独特优势。她鼓励年轻学子尤其是女生不要理会“女生学不好数学”“科研是一条很苦的路”这些说法,遵从内心、勇于选择。

“简单、随性、快乐”,吴昊这样评价她如今的生活。回清华任教以来,吴昊看着丘成桐数学中心在学校的支持下蓬勃发展,科研环境也越来越好,深觉自己幸运。她十分感谢数学中心创造的稳定环境,让自己随心做有趣的研究。


【对话吴昊】

记者:您当初选择数学专业,后来也一直在这个领域做研究,是因为很喜欢数学吗?

吴昊:兴趣+擅长。我选择数学主要有两方面原因,一是我读博士期间接触的同学和老师都很有趣。做数学的人都特别单纯,想问题也很简单,就是想知道这件事是为什么。另外,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很喜欢这门学科,当我终于想明白一个问题的答案时,那种喜悦能持续很长时间,是每个月收到工资时那种开心不可比拟的。

记者:在国外发展很好,为什么又回到清华?

吴昊:回到清华确实也有一个契机。我当时刚刚博士毕业不久,正在美国MIT做博士后。收到丘先生的offer还是挺吃惊的。但自己对要不要回国发展有一些担心。第一是因为我从事的科研领域,国内就没有人做这个方向,怕自己科研成果在国内不能受到认可;第二也不太清楚清华内部科研环境到底怎么样。

不过后来我很快打消了顾虑,首先清华确实强力支持数学学科的发展,数学中心发展非常迅速。另外是我的同事们,跟我的背景都差不多,我们讨论起来问题很愉快。回来以后得到很多前辈老师的指导和帮助,跟概率论领域同行们一起开会、办讨论班,感受到国内大环境也越来越好。

记者:您从读大学一直到做科研、指导学生,哪些时刻觉得最有成就感?

吴昊: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,看到一个关于随机游走问题的答案,我第一次明白这个数是怎么算出来时非常激动。其实知道这个数等于几,可能对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实际用处,但我当时确实感觉特别快乐、有成就感。

做科研其实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,就是解决一个自己想了很久没想明白的问题,这件事情本身就挺开心的。

带学生方面,我回到清华以后带的第一个博士生,现在是博士第三年,他悟性很高、进步非常快,现在已经可以跟我进行有效沟通了,我们俩经常平等地讨论数学问题,也是挺有成就感的。

记者:您觉得学数学对自己的性格有什么影响吗?

吴昊:我属于比较随性的。可能做数学的人多多少少都这样,因为我们可能只做自己感兴趣的问题,而不做有用的问题。主要是也是因为丘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环境,让我免于压力,有机会追求自己感兴趣的课题。

记者:很多人觉得做科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儿,且收入不高,您怎么看待呢?

吴昊:对于我来说,做科研确实不觉得辛苦,因为我完全是从兴趣角度出发做研究。如果你真的喜欢,就不会觉得这东西很枯燥,其次你确实也需要自己擅长,没有必要跟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死磕。

事实上,从本科进入数学系,一直到最后找一份教职、真正开始做科研工作,这一路上分流的比例是非常高的。社会上对做基础研究的印象是非常苦,而且工资非常低。包括我招过来的博士生,他很适合做科研,不过他选择这条路之前也纠结过同样的问题:如果真的走这条路,将来会不会非常穷?

但到目前为止,这件事情并没有困扰我。这是一份拥有体面收入的工作,当然选择做基础科研这份工作,你肯定不能指望大富大贵。

记者:社会上有种声音说女孩子很难学好数学,您怎么看?

吴昊:我觉得这个学科难不难跟性别没有关系,这可能跟一个人之前接触过的东西、擅长的方面有关。每个人擅长的方面是不一样的,这个可能跟性别的关系也不大。

记者:女生学数学、做科研有什么独特优势?

吴昊:其实学数学也好、做科研也好,要有天赋、感兴趣,这两方面我觉得比性别因素更重要。不过长期坚持做研究还需要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抗挫折能力强。因为做科研本质上是解决别人不知道答案的问题,这个问题很有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出来,甚至费了很大功夫也做不出来,在这个过程中确实会受到很多挫折。这一点上,我的感受倒是女生抗挫折能力更强一些。

记者:您对年轻学子有什么建议?

吴昊:在选择专业方面,如果家里没有经济上的负担,强烈建议按照自己的兴趣选,在自己擅长的几个学科里选一个最感兴趣的。虽然有些热门专业好就业、赚钱多,但是如果你不感兴趣的话,学下来真的是很痛苦。而且如果不感兴趣的话,你大概率也是学不好的。

刚入学对未来充满迷茫的同学们,建议大家刚开始不要想太多,踏踏实实把专业课学好,打好基础后,再慢慢想自己适合哪个方向。

清华也为对数学感兴趣的中学生提供了在数学大师身边成长的机会,“丘成桐数学英才班”和“数学领军计划”让同学们能够近距离感受数学的美妙和数学人的风采。

编辑:李晨晖 李若梦 刘庆辰

内容来源 | 清华新闻网

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静斋
    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100084
  • +86-10-62773561 
  • +86-10-62789445 
  • ymsc@tsinghua.edu.cn
版权所有© 2018 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